家庭农场需要筹划投资及规划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王洪玲夫妇的农场地处黄河滩区,虽说挨着黄河,水浇条件并不好,再加上土质为红土,粘性大,一下雨,脚踩在泥里就拔不出来。“在这里废这劲,还不如出去打两天工挣得多。”为此,不少农民干脆弃耕。

小路两侧,时见有地块荒草丛生,王洪玲说,这些就是农民弃耕的农田。从2011年起,之前在济阳县城干服装销售的她,就把这些地从农民手里聚拢起来,2013年,注册成立了银丰家庭农场。

经过2年多的发展,农场已初具规模。三间看护房前是一个藕池,左边是一片柳林,房后养着上百只鸡。按照王洪玲丈夫鲁勇的规划,想把这里打造成一个集观光旅游、垂钓、采摘、餐饮一条龙服务的绿色生态园。

按照这个规划,整个农场划定了500亩的果树种植区,挖了6个浅水藕池塘,其余地块种了30多亩蔬菜、100多亩粮食、200多亩苗木。

“麦田里挖的坑是准备春天种核桃树的。”按王洪玲的计划,树小时,地里就种粮食,树大了,就搞林下养殖。“现在一只鸡就100块钱,还不够卖的。”她对散养鸡的市场前景很是看好。

初涉现代农业三个意想不到

王洪玲对投资家庭农场一直很有信心,但两年下来,从商业领域突然涉足到现代农业,有些难题让她有些意想不到。

虽说是寒冬腊月,看护房边的柳树苗仍带有淡淡的绿意。王洪玲说,树苗是丈夫鲁勇主张种的,有30多万棵。当时想,卖树苗资金周转快,就是一棵赚一块钱,效益也很可观。但没想到,去年只卖了1万多棵,还是找人销的。“知道农业投资多,回报慢,但没想到这么慢。”王洪玲感叹道。

看护房的地上,一袋袋的地瓜已经长毛、霉烂。这是王洪玲的第二个没想到。她说,去年种了50亩地瓜,结果赶上下雨,当地红土地泥泞不堪,车根本进不来。最后,用链轨车挂上拖拉机斗,才运出去了一半,剩下的20多万斤全烂在了手里。之前,下西瓜的时候,也上演过相似的一幕。

“办农场,方方面面的事都要想到,一个想不到,就要亏大本。鲁勇说,这里的土是一层红土一层沙土,土质不适合挖地窨子。“如果有个冷库就好了,损失就不会这么大。”

第三个没想到是没想到种地这么耗钱。虽然两口子都是农民出身,但仍然没想到投资农场就像是个无底洞。王洪玲说,因为租的是河滩地,高洼不平,当时想整整就行了,没想到,一遍整下来,光油钱就花了9万多元。

“这里虽说靠着黄河,可黄河水也没那么及时。”王洪玲说,天旱了,种粮食还能挨两天,但种菜、种果树、种西瓜,就不能指望黄河水了,所以她陆续打了10眼机井,为从黄河引水,还修了渠道,安了闸口,拉了电缆……

一样样算下来,已投进去了400多万元。之前赚下的钱早就花光了,后来,王洪玲又把自己在县城里的三套商品房,先后两次抵押给银行,贷了380万元,现在也快用光了。“3月份的西瓜苗都定好了,苗钱在哪里,还是个未知数。”王洪玲说,现在一想起有那么多用钱的地儿,她就头疼。

“前些日子,济南市副市长召集家庭农场主开会,我也去了。当时副市长问大家有什么困难,我们都说缺钱。”王洪玲说,现在农场主们就盼着政府能有个扶持政策,帮他们一把。

虽说缺钱,去年秋天,王洪玲还是流转了将近200亩土地。“就是觉得便宜,才500元一亩,怕过两年这个价就流转不到了。”

农场布局要筹划投资也要有规划

租了这么多地,要种什么,往哪个方向发展,王洪玲两口子并没有一个统一、完整的规划。

“觉得核桃好贮存,用工少,当年卖不了,第二年还能卖,所以就种了核桃树。树苗也一样,鲁勇觉得来钱快就种了,至于市场好不好,前景怎么样,也是听别人说的。”王洪玲对丈夫的“盲目行事”颇有微词。

不过,两个人也逐渐认识到了家庭农场规划的重要性。鲁勇介绍说,他只有初中文化,妻子王洪玲学历高点儿,也只是高中毕业,两人都没有受过专业教育,管理模式、经营理念等方面都受到限制,所以,今年他们打算请个专家来给规划一下,该在哪儿修个长廊,哪个地方该种什么,听听专家的意见。

对于王洪玲两口子的规划,济阳县委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了担忧。“济阳离济南也确实不远,开车也就20多分钟的路程,貌似采摘休闲游有很大的市场,但黄河大桥收费这一项就把许多人拦在了黄河南。而且最重要的是做出特色,如果没有特色,在采摘游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吸引人气恐怕有些难度。”这位工作人员认为,农场布局要规划,但更要紧的是对投资要进行规划。

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张清津认为,家庭农场主们投资家庭农场前,最好做一下前期论证,包括当地的基础设施、土壤、水质情况等,而且最好找懂得现代农业规划设计的专业人士,对种植业、养殖业发展方向、市场前景,农业产业导向等做一个预判,以减少投资的盲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