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只企鹅救上市公司的迷案破了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企鹅救一家上市公司的故事出现大反转。

因企鹅出售存在众多疑问,且未能在规定时间内作出合理说明,1876万元企鹅销售所得剔除,导致公司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不到1亿元,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收入突然变脸

整个2020年,大连圣亚(600593.SH)就是A股的一朵奇葩:股东内斗,国资股东被闯入者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原董监高被清洗,一度发生肉搏和流血事件。最终,闯入者全面掌握主动权,代表大连国资的星海湾虽名为控股股东,实际上已在上市公司中丧失话语权。

内斗刚刚平息,公司的年报,就因44只企鹅救主,而成为财经领域的持续热门。

故事是这样的:

大连圣亚的主营业务是景区运营,去年的疫情对公司的影响很大。旗下大连景区1月下旬-6月初、7月下旬-8月下旬暂停营业;哈尔滨景区2020年1月下旬-3月下旬、4月下旬-7月初暂停营业。景区门票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景区暂停营业公司收入自然大幅减少。

尽管公司在第四季度奋力追赶,但全年业绩仍然岌岌可危。

按照相关规定,如果年度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且净利润为负值,公司就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大连圣亚全年亏损几乎是铁板钉钉,只能在营业收入上做文章。

在年报发布之前,大连圣亚三次就公司年主营收入可能不达1亿元进行退市风险警示,最后一次警示就在年报发布前一天。

诡异的是,公司4月30日发布2020年度报告,公司居然录得主营业务收入1.12亿元(收入扣除专项意见中为1.03 亿元),踩线保壳。

交易所第一时间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短时间内年报披露信息与前期提示存在重大差异的原因,是否存在利用财务手段避免退市警示的情形。

其中,最大的争议点就在于公司对外出售的44只企鹅的认定。

监管部门穷追不舍

大连圣亚主要运营公园,饲养着白鲸、海豹等海洋动物供游客参观,企鹅更是数量不菲。

公司表示,自2000年从国外引进企鹅以来,一直注重企鹅繁育技术的研发,曾多次获得地方资金扶持,2008年,国家林业局授予公司为国内唯一的“国家级南极企鹅种源繁育基地”。

掌握了繁育技术,大连圣亚的企鹅变多了,公司历年都有向其他旅游景区出售企鹅的情况。

企鹅对外出售当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所得的收入该如何计入财报。

作为一家景区,企鹅分为生产类和消耗类,前者是养在展示区,供游客参观,后者是养在暂养区。

别看都是企鹅,按照严格的财务制度,这里面的学问就大了。如果是出售生产类企鹅,就相当于工业企业出售生产用的机器设备,出售所得不能计入营收,只能计算受益。

大连圣亚的企鹅,有时候会根据需要由暂养区移到展示区,出售的企鹅怎么说得清楚是生产类还是消耗类呢?

公司过去多年对外出售的企鹅均未计入营收,2020年10月,现任管理层接管公司后,突然改变了会计制度,且企鹅销售量骤然变大,大多数销售集中在11月和12月,也存在突击粉饰财报的嫌疑。

另外,作为一家景区,企鹅出售收入,能不能算入主营业务收入,是否具有连续性,也存在较大的争议。

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时,大连圣亚极力解释,以期将出售44只企鹅产生的高达1876万收入计入到主营业务收入中。

监管部门哪有这么好糊弄,专门派员到公司进行现场检查。

问题瞒不住了

经过现场检查,监管部门发现大连圣亚的企鹅出售存在众多问题。

7月6日,交易所再发问询函,根据现场检查结果,公司未能提供企鹅臂环编码管理办法、销售合同对应的企鹅编码及生物档案等充分、合理的关键材料,并且部分重要会计凭证存在更改,部分重要审计底稿前后不一致,公司和年审会计师均未能提供相关合理说明。而这些证据,对企鹅销售真实性、会计核算的准确性认定非常重要。

监管部门要求公司在5个交易日内,就相关问题进一步核实和说明。

然而,大连圣亚罔顾交易所的最后通牒,未能在规定时间内作出回复。13日,年审会计师事务所明确在判断公司2020年相关财务指标是否触及退市风险警示情形时,应当扣除相关销售收入1876万元。扣除后,公司营业收入金额应为8401万元。

根据相关规定,公司立即停牌,并将在停牌后的5个交易日内实施退市风险警示。